一年的网络风云和信息喧嚣之下,我们看到的是网络社会的制度缺失和道德浮动。商业道德、传播伦理在和人性、利益的战争中一败涂地,或者说,它们根本就从没建立?

1.百度风波不断

虽说在2010年百度的死对头谷歌走了,但接下来的2011年,百度却并没有什么好名声。

首 先出击的是作家。2011年3月15日,贾 平凹、刘心武、阎连科、张炜、麦家、韩寒、郭敬明、李承鹏等近50位中国作家联合发表了“讨百度书”,状告百度文库收录了他们几乎全部的作品,在没有取得 任何授权的情况下向用户收费阅读——作家们声称,“百度已经彻底堕落成了一个窃贼公司,把百度文库变成了一个贼赃市场”。

作 家们退下后不 久,央视就来了。2011年8月15日、16日连着两天,央视财经频道《经济与法》栏目对着百度火力全开,炮轰百度:由竞价排名升级而来的凤巢系统根本就 是变相吞钱,让假资质、假公司搜索排名第一,广告排名不顾品牌声誉质量、只管要钱……而这也并非是央视第一次把矛头对准百度,早在2008年11月15 日,央视就在《新闻30分》播出名为《记者调查:虚假信息借网传播,百度竞价排名遭质疑》的节目,曝光在百度搜索中排名第一的“假医院”、“假教授”,用 紧张的医患关系狠狠扇了百度一个耳光。

但不管是做书的还是做电视的,都只让百度栽了个小小的跟头——在央视炮轰之后,百度的股价也不过只跌了3.67%而已。对于挤走谷歌后再来参与新旧媒体之战的百度来说,老去的旧媒体们根本不具备伤其元气的功力。 (文/于青)

2.网站做手机

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是什么?是系统、软件还是硬件?这个问题在各大论坛被争论得很火热,答案其实很简单,没有硬件,你以为你可以玩转系统和软件?

百 度在世界大会上展示了“百度·易”手机,阿里巴巴推出了“阿里云”手机,一个由戴尔代工,一个和天语合作,这是国际山寨和本土山寨的较量,大家看起来都很 有信心。PC的时代还没有过去,但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时代已经提前到来,所有IT从业者都必须跟着大势走进移动互联网。强势者能够更自如地面对改变,比 如腾讯,它依靠庞大的用户基数可以让自己的软件在各式手机上占有一席之地,同样依靠庞大的用户基数,它可以让腾讯应用中心向安卓市场和苹果商店的方向发 展。百度和阿里巴巴在互联网里是巨头,细分到移动互联网层面则未必,在软件上没有足够的产品线,转向硬件是个顺势而为的选择。

网 易、新浪、 搜狐会不会也加入到手机的研发竞争中,这个悬念只有时间能给答案。但加入到手机战争中的网站们应该还记得My Space,它几年前就推出过自己的手机,但用户上一次登陆My Space是什么时候?硬件配置和用户体验始终是手机的卖点所在,从现在看,无论是“阿里云”系统还是“百度·易”平台都还没有奉献出一流的互联网享受。

3.阿里巴巴事端频出

支 付宝脱离雅虎、马云表态收购雅虎、小卖家围攻淘宝商城,今年是阿里巴巴事端频出的热闹年。这些事件都指向一个主题——淘宝必然会上市。在上市之前,马云需 要改造股权结构和董事会,保持绝对权力,因此人们看到了他在未经董事会的授权下将支付宝剥离出雅虎,牺牲契约精神换来实质利益。雅虎在北美日渐没落,它的 大部分价值体现在亚洲,或者说体现在阿里巴巴。当支付宝和雅虎再无牵连后,雅虎的亚洲资产也随之贬值。这是马云和阿里巴巴的胜利,它说明了在中国的互联网 环境中,商业道德和利益很难两全其美,只能二选一。受害的还有软银,雅虎和软银持有阿里巴巴集团70%的股份,马云把阿里巴巴的核心资产支付宝以低价转移 至自己的公司名下,软银也随即丧失了支付宝升值可能带来的利润。软银和雅虎觉得马云很坏,马云觉得它们很笨,无论如何,坏人赢了笨人。

觉 得 马云坏的还有淘宝的小卖家们,他们围攻淘宝商城的战役取得暂时性的胜利,从10月10日淘宝宣布年费和保证金上涨,到10月17日马云宣布该规定延期执 行,淘宝新政的寿命只有一个星期,造反者瞬间革命成功。但这次马云好像并没有做错,通过提高门槛挤掉小卖家、引进大客户,原本就是正常的商业模式。其实小 人物通过上网开店就能创造财富的神话早就破灭了,B2C的年代,大商家才能在电子商务中领先。淘宝商城的小卖家们用恶意下单的方式摧残无辜的大卖家,即使 背后有再多苦衷,也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乌合之众。

是的,马云认错了,但他是在商务部表态后作出了暂缓新政的决定,这个细节委婉地告诉人们,马云没有向小卖家低头,他只是输给了“有关部门”,小卖家们才真应该感谢国家。

4.争夺通讯录

能把手机改成对讲机的智能手机语音聊天应用微信和米聊在2011年都很火。但论起时间来,还是2010年12月23日小米公司发布的米聊比微信早——2011年1月,腾讯才发布微信。

在得知总有7亿QQ用户做后盾的腾讯紧跟着自个儿发布同类应用后,小米公司CEO雷军对员工们说:“米聊与腾讯的微信真的不一样,米聊是做手机上的SNS,而不是手机上的IM。”

事 实上,米聊也确实与微信有着大不同:米聊与2010年10月19日在海外蹿红网络的Kik应用类似,走“熟人社交圈”路线,点对点传播信息,而微信则能在 1000米范围内搜索陌生人,点对面传播信息。米聊能够与新浪微博对接,微信则能在米聊对视频下手之前提供视频发布功能。米聊有售价1999元的小米出产 智能手机做后盾,微信嘛,则有与7亿QQ用户绑定的腾讯微博和QQ邮箱。

在 这场被誉为草根与富二代的手机通讯录争夺战中,小米取得的成绩可 算得上不俗:发布半年后,米聊宣布注册用户突破400万。对于没有7亿后盾用户的草根来说,这个成绩让小米成了新一代创业偶像。但是,富二代依旧是富二代 ——此时微信用户已突破了1500万,是米聊的近4倍。草根米聊似乎真成了富二代微信的前菜——用雷珂投资董事长王雨豪一篇文章中的一句话来说,“主菜一 来,前菜就得撤了”,马化腾又成功做了一次黄雀。

但现在盖棺论定尚且太早,这场战争尚未结束。小米公司CEO雷军“要做手机上的SNS”这一大志尚未完成,富二代能否再次横刀夺爱?且等2012年看分晓。

5.郭美美引发慈善危机

2011年6月。@郭美美Baby,加V,微博认证: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

2011年11月。@郭美美Baby,未加V,微博简介:工作事宜请短信联系我的工作室 186****8227。网页背景的写真照里,这个20岁的湖南艺人郭美玲,站在西部大漠的老树枯枝间欢快地撩拨着五彩轻纱。

中国网络热点新闻排行榜里,郭美美将达芬奇、袁莉、卢美美、海底捞、李阳压在身下长达3个月之久。郭美美还顺势糟蹋了一家机构——中国红十字会,一个名词——干爹,一个人——郎咸平,一本杂志——《嘉人》。

事 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自恋型人格的@郭美美Baby玩着微博自拍,炫着大别墅、玛莎拉蒂、爱马仕,但是,有人发现她竟是“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太尼 玛让人心寒了!你一腔热血献爱心,却献到了郭美美的腰包里。虽然中国红十字会跳出来大呼受伤,称郭只是因“干爹”中红博爱董事王军的一句戏言而随手拟了个 名号,但整个中国慈善业却未逃脱遭遇有史以来最大信任危机的宿命。

关 于“人肉炸弹”郭美美的杀伤力,有段子为证:“奢华,被达芬奇毁了;脊 梁,被倪萍毁了;故宫,被文盲毁了;慈善,被红十字会毁了;干爹,被郭美美毁了;股神,被郭美美她妈毁了;老郎,被郭登峰毁了。”“中国四大青春无敌的坑 爹者,正好可以凑一桌麻将,李启铭的筹码是‘我爸是局长’,郭美美的筹码是‘我爸是会长’,卢美美的筹码是‘我爸是主席’,李天一的筹码是‘我爸是少 将’。”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一爹更比一爹强。 (文/何雄飞)

6.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

在微博传播历史上,这是一起值得被铭记的事件。

1月25日,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在新浪微博上开通了名为“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微博,期望借助博友的力量,拍摄街头乞讨儿童,为寻找被拐儿童提供线索。一时间,微博与“打拐”成为春节期间的重要关键词。至今已经有近20万的粉丝加为关注。

发 起人于建嵘称,起因是1月17日一名母亲让他帮忙发微博,寻找失踪的孩子杨伟鑫。微博发出后,立刻引起网友关注,并且有网友提供信息,2010年年初曾在 厦门看到一名和杨伟鑫相似的孩子在乞讨,并上传了孩子乞讨时的照片。随后,孩子的家人立刻赶往厦门寻找其下落。这个事情过后,不少网友都让于建嵘帮忙发寻 找孩子的信息,于是他专门建立了一个“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微博,希望通过网友的力量,让丢失孩子的母亲在这个微博里看到希望。

“微 博 打拐”活动迅速引发了连锁反应。公安、社会组织与机构、媒体、明星纷纷行动起来,共同参与解救行动。“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在成为兔年第一个网络热点的 同时,也演绎出了兔年第一个网络流行体,“随手拍照解救大龄男/女青年”等微博相继发力,从解救被拐儿童的严肃话题变成了一场自拍自救“全民娱乐”的狂 欢。

众所周知,拐卖儿童比任何事情更容易引发公愤,牵动人心,话题本身的张力与名人的个人影响力因素,这把火不得不旺。在这场微博“打拐”事件中涌动的不可小视的是民间力量,这种力量促使政府与民间行为统一合力,形成了难以阻挡的“打拐”力量。 (文/汪璐)

7.分类信息网站火爆

要问谁是近期的广告宠儿,答案很可能是:分类信息网站。

“赶 集啦!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从2月初开始,由姚晨代言的15秒钟赶集网广告片同时在中央电视台、地铁和公交移动电视等媒体上循环播放,开展 “地毯式”的营销轰炸,让人无法不记住这个平民化的分类信息网站。《2亿广告费炒红赶驴网》等文章一夜之间在网上广为传播,内容大多称百姓网不费吹灰之 力,仅花费200元注册了赶驴网的域名“ganlvwang”,就坐享赶集网数亿元广告效果,并放出口号:“赶驴网,啥没有?”而赶集网的口号则是“赶集 网,啥都有”。

相比之下,刚开始58同城还 是显得很沉默。当更多人发出58同城是否会“在沉默中爆发”的疑问时,猛然发现,58同城找来号 称“穿越女王”的杨幂玩“穿越”,紧随姚晨的“赶集啦”,杨幂也亮开嗓门大喊“一个神奇的网站,58同城”,发动新一轮的攻势,与赶集网相比,可谓有过之 而无不及。58同城的这次推广,无疑使分类信息网站上市赛跑的游戏变得更加刺激。

分 类信息网站又俗称跳蚤市场,盈利模式比较单一。2005 年,百姓网成立之后,国内很多大型门户网站和电子商务网站都陆续推出旗下的分类频道。2006年年底,分类信息网站达到历史最高的2000家。随后几年的 各种洗牌,直到2009年年底,全国做分类的网站已不到100家,真正运营的不超过20家。到目前,也只有百姓网、赶集网、58同城这三家做大了。

据了解,2010年至今,58同城和赶集网均得到了上亿美元的注资,资本密集进入后根本就不差钱,才有了这一轮高密度的广告轰炸。如果赶集网和58同城对接下来怎么做品牌还没有明晰的思路,而是还要视情况再想着如何拍续集,那就很恐怖了。 (文/汪璐)

8.团购网站衰落

团购网站在2010年年初进入国内,到了2011年8月,总数就超过了5500家。根据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的抽样调查,团购网站平均每天新生10个,死掉10个——这么看来,团购网站似乎摇身一变,变成了个有生命的物种,实时上演进化论。

根 据《IT时代周刊》的报道,到2011年10月28日,光北京地区,就有116家团购网站成了“僵尸网”。而早在2011年4月,在团购网站中交易额排到 第一的美团网就关闭了马鞍山等4个城市的分站。8月,腾讯与Groupon合作的高朋网更是开始大规模裁员,储备资本过冬。再到10月,因窝窝团撤掉韶关 站而失业的十几名员工更是跑到了窝窝团深圳大区讨说法——从9月到10月底,窝窝团裁员已经达到1500人,济南、青岛、成都、南京、哈尔滨、大连、深 圳、天津、武汉、重庆等10个大区、35个分站关闭。在《时代商报》的采访中,行销专家黄禹涵分析了“提前入冬”的原因:团购网站“进入门槛低,同质化极 其严重,用户黏性非常低”。而这一次的千团大战也不是没有源头,上世纪80年代的家电业血拼,就是换汤不换药的“前车之鉴”。

糯米网总经理沈博阳曾在人人网上说过这么一句话:“这是一场长跑,也是一场割喉战。”不论行业是新是旧、笑到最后还是中途被割喉,总喜欢一窝蜂赶大趟的“参赛选手”们,别忘了早就为你们挂在起跑线上的那句老话:“冲动是魔鬼,大浪总淘金。” (文/于青)

9.乔布斯去世

国内互联网上可追溯的最早关于乔布斯逝世的消息来自微博。10月5日,各大微博网站变成了“乔帮主”的追悼会主场。有数据表明,提及乔布斯的微博,新浪每秒17条,腾讯每秒187条。人们把这种疯狂调侃为:“生前刷我们的卡,死后刷我们的屏。”

新 浪微博把所有发自苹果设备的来源签名变成了“来自乔布斯的iPhone”、“来自乔布斯的iPad”。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哀嚎,各种真假难辨的乔布斯语录疯 转,千奇百怪的纪念仪式层出不穷:有人晒Logo——咬一口苹果,拍一张照片;有人晒祭坛——摆上iPad灵位,上两炷香。甚至连乔布斯灵堂网站也出现 了:在那里,你可以“选择点烛”,或是“选择烧钱”。所有微博促销活动都改变了主题:“纪念乔布斯!圆您苹果梦!”、“iPhone4、iPad2大抽 奖,0元送出,你hold得住吗?”。

“乔 布斯活着,影响IT界。乔布斯死了,影响出版界。”10月24日,乔布斯唯一授权的官方传记《史 蒂夫·乔布斯传》中文版全球同步上市,身处价格大战的网络书商们史无前例地统一了售价,并随各大实体书店在早上10点05分准时发售,以此纪念乔布斯的逝 世日。卖服装的凡客诚品也首次加入图书销售行列,并推出了T恤、徽章等20余款乔布斯周边产品。开卷公司预测:《史蒂夫·乔布斯传》中文版将以单书500 万册(包括纸质和电子书)的销量,创造中国出版业的奇迹。 (文/丁晓洁)

10.网络书商冲击现实书商

家电经销商苏宁易购杀入了图书在线销售,直接引发了网络书商的一场血战。当当网、京东商城轮番上阵,和苏宁易购捉对厮杀。

这不是网络书商战争的第一声号角,自2010年京东商城高调进军图书销售领域以来,与当当网、卓越亚马逊之间的“图书血拼”就从未消停。随着苏宁易购的加入,电商网站正逐渐控制传统的图书营销,如今的图书市场早已是现实书商式微、网络书商志得意满。

网络书商有着现实书商不可比拟的优势,它们或靠量大价廉取胜,或靠差异化服务生存,从大众到小众,满足着各种爱书人的口味。

以 中国图书网、蔚蓝网上书店、99网上书城为代表的老牌网络书店生机勃勃。北京的北发图书网、广州的精彩网、常州的博库书城则依靠本地城市读者博得人心。孔 夫子旧书网、有路网、天下旧书网和中国收藏热线,各种绝版旧书一应俱全。甚至在淘宝网,你可以找到各种最新的港台原版书籍杂志代购店。而去年6月上线的 “快书包”,因为其“一小时到货”服务而备受青睐。

价 格低廉、送货上门,网上购书正在成为人们的常态。实体书店备受网络书商冲击——10 月,因为资金链断裂,中国最大的民营连锁书店“光合作用书房”宣布关门。此前不久,曾被誉为“北京三大民营书店”之一的“风入松”书店也因为房租问题暂停 营业。据统计,过去4年里,全国已有上万家民营书店倒闭。正像人们感叹的那样:“文艺青年们只去书店却不买单,回家后精打细算地比较几个网店后选择价格最 低的下单”。 (文/丁晓洁)

来源: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