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大脑有一个奇怪的”优先系统“——对严肃的事情我们质疑优先;对丑陋的事情,我们传播优先。粉丝数量不代表核心传播力,而是粉丝值在决定传播力。

传播力不等于影响力。影响力的本质应该是:以某种可接受的方式改变他人的思想和行动的能力。而传播力的本质只是通过大家乐于接受的方式传播某个人物或某个事件的能力,它对接收者的价值判断、思想、行动都不构成改变的力量。

传播力只具备文化传媒的本质,而影响力却足以冲击甚至改变某种文化。

微博信用链条,你盖章你负责。任何人对他人微博的每一次转发,都是自我信用的一次支出,支出合理,信用值就会提高;而支出失误,就会发生信用透支,信用值就会下降。

微博,是个体信用和集体信用的试金石。微博网友已越来越认识到信用建立对网络的好处——信用越高,传播力和影响力越大,影响力越大责任越大。

用户信用可分为5个人层级:

1、行为信用

大多数都是通过自己的行动力来完成;另一种是征服;第三种是去行动。行为信用的脆弱性在于,它是禁不起下一个行为的颠覆的,一次不慎的颠覆,就足以让行为信用一扫而光。一次误会,都可以伤害甚至损毁到信用的关系链。

2、能力信用

显现在”行业知识范畴“,涉及到智力信用,关乎知识、经验、阅历、行业专长等结构。变现形式是:这个事情我可以做,也应该做。他们以自己的专业能力来构建自己的信用关系链。

3、地位信用

在自己已有的能力信用基础上的一种升级。我能做好这个,并因为我能做好而已经实现了成功,进而获取了自己在这个方面的地位。

4、资本信用

分为天赋资本、财富资本、权利资本、知识资本等。

5、价值观信用

微博上最高级的信用,比上面任何一种信用都来得扎实和坚固。不累于民、 不求于利、重在价值,分清善恶、看清对错、厘清是非,辨清真假,为济世惠民不惜嘲弄权贵,为传道解惑不惜等罪亲友。但这种人还算寥寥。

 

声音的传播,是影响力大小的终极体现。

你声音的边界决定着你权利范围的边界。拥有声音的边界越大,构成的传播力也就越大,形成的影响力的可能也就越大。

人,在追求懒惰的投入上一直是绞尽脑汁的,这也就是互联网诞生的根本原因——让你零成本地向更多的人说话、发声。

伟人因声音而推动历史,草根因声音而改变命运。

 

微博上的推客,比比皆是,他们要么有自己的目的,要么就是天性”好事“,但更高级的”推广“,是具有一定公道心、公共情怀的人,他们大多会用”路见不平“的公共情怀。

 

粉丝值决定传播力。

1、粉丝数是指你在微博上”被他人订阅关注“的被关注数;

2、粉丝和是指你在微博上的粉丝们的粉丝数相加的”和“;

3、粉丝值时”粉丝和“÷”粉丝数“得出的结果。

 

对于真善美、高尚、爱、和平、关怀、给予、博爱类的情绪,我们的反应一定是比”丑陋的事情“迟缓半步的。这是因为严肃的事情难以激活我们的兴奋,而丑陋的事情总是能立刻激活大脑兴奋点。

 

——杜子建《微力无边》第五章 阅读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