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像第三只眼睛,更多的时候,让我们看见了现场,看见了一个事件的毛坯,看见了实实在在的“个体直播”,而这种“个体现场直播”,是没有编剧、没有导演、没有演员、没有配乐、没有绘色的。它只是一个信息毛坯,是原生态的。它使每个人都成了潜伏着,每个人都是深喉,每个人都是记录者,每个人都是在场人。

“无加工的现成直播”就是在场性。它的重要特征就是“去蔽”,是无遮挡的,不甲供的,是员态的,是揭开的,是裸示的。

微博中的很多帖子都是如此:突如其来的倾诉,不可克制的愤怒,毫无掩饰的狂喜、不经加工的照相,都是典型的在场主义特征。

将事件活生生地呈现在那里,真假也好,对错也好,都有读者来判断、来甄别、来评断。

微博上发生的每一次大事,我们几乎都可以看到某关键的在场者,同时,我们也经常看到某个在场的“关键人”,更为重要的是,一个毛坯信息的甄别,大多数时候是需要“引导者”来进行真伪判断和价值判断的。

霸王洗发水事件、唐骏假学历事件、蒙牛网络攻击事件,无不如此。微博的眼睛似乎无处不在,没有边际。

 

——杜子建《微力无边》第二章 阅读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