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关系链的虚拟迁徙,将会进一步缩短世界的距离。微博是直的,直达双方,而且是你早就希望而一直不能达到的“对方”。

四大属性:社交、平台、媒体、渠道。

对名人,其媒体属性大于社交属性;

对草根,其社交属性大于媒体属性;

对企业,其渠道属性大于平台属性;

对机构,其媒体属性大于渠道属性;

社交,现实关系链的虚拟迁徙。

微博之所以被大家定义为“人媒体”,也正是看到了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广播”环境已经诞生。

微博的怪异就在于,它很轻巧地将各路网友的“现实关系链”进行了巧妙的“虚拟迁徙”,“虚拟社交”和“现实社交”已经形成了比重上的颠倒。

社交指社会上人与人的交际往来,是人们运用一定的工具传递信息、交流思想,以达到某种目的的社会活动。是绝大部分草根网友侧身微博的第一诉求。

 

求助,是网友在现实生活中基于时间原因或关系圈狭小等原因而无法解决手边问题。因此,希望通过在线网友来解决现实问题的一种典型的互联网行为。

求证,一样要归类到社交属性,是人生解惑的一个重要行为。为的是将已经传播但未被证明的“不确定”事物了解清楚,为的是“明白”。

 

倾诉,是一种典型的自我救助。倾诉是一种抚慰,每个人内心都有倾诉的欲望,倾诉与一般的诉说不同,这是一种基于潜意识信任状态或说是内心打开状态的,把心里的某些压抑抖搂出来的行为。

发泄,也是一种自助,是自我自清的一个极端手段。

 

媒体,新闻已死,现场降临。

在快媒体的环境下,消息已经代替了新闻——没有新闻,只有消息。

微博对门户网站的冲击是更为直观的“现场优势”——我发现、我看到、我目击、我在现场。

 

分享,是互联网的重要精神之一,是将自己的所学所悟、所拥有的知识、才能、经验、创造与他人共同享有、共同使用的一种精神。在大部分情况下,分享是基于信息的需求。

学习,上网学习的人数,大致占网民总数的99%,几乎每个人都会在网络上获取自己所需要的知识。

主张,是指某些倡议、某些提议、某些主意。

 

表演,其实是各种各样的秀,是通过人的演唱、演奏或人体动作、表情来塑造形象、传达情绪、情感从而表现生活的一种行为。

围观,起于旁观。其心理构成依然来自闲暇。但跟旁观不同,旁观者大多数是冷漠的,但围观,在网络上却带有温度。

围观事件的制造者分为两类:主动制造围观者(通常是网络推手的杰作)和被动制造围观者(事件当事人遭遇的实际情况过于小众化、独特话)。

 

渠道,二度空间时代。

推广,是把自己的产品、服务、技术、文化、事迹等等通过某种管道,让更多的人和组织机构了解、接受,从而达到宣传、普及的目的。

购买,是网络传播的商务终极,是网络生活的最大中心,其人数之巨是常人莫干预测的。

 

平台,一片广袤的“大地”。

微博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商务关系,各种各样的企业,各种各样的服务都有。

 

——杜子建《微力无边》第八章 阅读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