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力无需量化也不可量化。影响力并不是普世力量,不是对广泛人群进行影响的能力,哪怕你只是改变了一个人的某个观念和行为。你就已经拥有了影响力。

信从,才是真正的影响力。

影响力指某人或某组织在人类公共活动中,以自己的言行影响和改变他人心理、行为和灵魂的一种能力。

意见领袖一般颇具人格魅力,具有较高的综合素质和社会认同。他们具有影响他人的能力,在社交媒体上比较活跃,通晓特定领域,并能对这些领域的问题作出正确判断和相对准确的定义,还乐于接受和传播他所感兴趣的信息。

标志性“影响力”:

1、强制影响力属于强制性不可逆转的一种指令性压制力,是典型的“服从”概念,如法律、权位、身份、暴力等。主要来自于集体或机构以及可以完整代表这个集体或机构的人,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领袖”。从根本上说,“服从”不是“信从”。信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影响力”。

2、与强制相反的一种影响力是“心智影响力”。构成的因素主要有:品格(信用)、才能、知识、价值观因素。

3、第三个影响力来自于“宗教影响力”。

这三种影响力的好玩之处在于:强制是不可解约的;非强制式随时可以解约的;而宗教影响力理论上可以解约但实际上是负担着自我恐惧的。强制影响力多数效力作用在行为改变;非强制效力作用在心理改变上,而宗教营销力直接作用在灵魂的改变上。

 

微博是社会信息发应堆,是个体信息和大众情绪发生碰撞以后可能产生巨大核变能力的情绪反应堆。

公共事件,决不能触及公共恻隐,老百姓对弱者是抱有强大同情心的,同时”公知群体“对社会不公、官员贪腐亦是深恶痛绝。凡涉及此类事件,你想不让它传播都不行。

 

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的影响,只有两条路径:一是同流合污,一是同流合请。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合污无疑使历史倒退,但合清,就需要大智慧大气魄。主流和潮流之间,未必需要其中一个放出妥协的姿态,二流之间都才去正本清源的姿态,相互微调、影响,造福苍生当是最佳选择。

 

——杜子建《微力无边》第六章 阅读笔记。